大家好--欢迎您光临本站,祝您身体健康!

成明中医网__传统的中医药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中医文化 > 中医典故 >

医界之状元

时间:2016-09-07 10:41来源:未知 作者:成明 点击:
状元,是我国古代科举制度的特有产物,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颇具特色的现象之一。据统计,从高祖武德五年(公元六二二年)始有状元称谓,至清德宗光绪三十年(一九○四年),一
“状元”,是我国古代科举制度的特有产物,亦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颇具特色的现象之一。据统计,从高祖武德五年(公元六二二年)始有状元称谓,至清德宗光绪三十年(一九○四年),一二八二年年间,共举行科举考试八百余次,其中有名可考的状元有六二○余名。“状元”一语,也在习俗中成为各类有关考试的第一名者。但也有把各行类人物中的前茅称谓“状元”。历代状元中,涉及医药、医事的故事颇多,例如南宋状元文天祥,曾书赠儿科医家何飞匾额“慈幼堂”三字,其真迹曾被于右任收藏,后赠沪上名医徐小圃。明代早达英伟、学问才识睨今古的状元杨慎,在流放云南究研医卜技能之际,将所搜集的民间方药,写入《升庵外集》之中。医林中,以状元闻传者,有医林状元龚廷贤,江湖状元赵养葵、本草状元吴其濬,赌状元邱芍药,随驾状元陆润痒,人参状元翁同龢,其中龚廷贤、赵养葵和邱芍药,非科名者,乃是医界中传诵之状元者也。
医林状元 龚廷贤

 
医林状元龚廷贤在医界最具声闻。字子才,号云林山人,又号悟真子,明代江西金溪人,1522年~1619年,卒年93岁,行医60年。父龚信为太医院医官。廷贤世其业,其兄龚敏所、龚琯四,弟龚廷器、龚云嵩、龚云来,子懋升、龚安国、龚定国、龚守宁,侄懋官龚南塘等皆为名医。龚廷贤曾任太医院吏目,子守宁和侄懋官也授太医院医官。廷贤承家学外,还访贤名师,广其裘业,博综诸家,以制方萃味,用药易简,有“王道医”之称。1593年,治愈鲁王张妃臌胀,被赞为“天下医之魁首”,并赠以“医林状元”的匾额。其撰刊著作,俱标有“医林状元”之目。有《种杏仙方》《万病回春》《寿世保元》《复明眼方外科神验全书》《云林神彀》《鲁府禁方》《小儿推拿方脉全书》等,著书不用艰深语,易解读,语如阮瑟稽琴,自成韵调,特别是《万病回春》和《寿世保元》二书流传最广。以至刻书商也谓“寿世保元,最能赚钱”。龚廷贤的医学造诣,也筑基于高尚的医德,他的“医家十要”“病家十要”,已成为后世医者含灵养正之守则。
江湖状元 赵养葵
赵养葵,名献可,自号医巫闾子。明末浙江鄞县(今宁波)人。生活在明隆庆到崇祯年间(约1573年~1644年)。精研《易经》及理学,又淹贯佛学道家,医德高尚,往来民间,曾游医于陕西、山西等地,人称逸士、游仙、江湖状元。赵养葵尊薛己。陈修园在《医学三字经》中说“献可论,合二张”,“二张”是张路玉和张景岳。更早的黄仲羲说:“二十年来,医家之书盛行于世者,张景岳《类经》、赵养葵《医贯》。然甚至《四库全书提要》也把赵养葵的命门学说是“以自伸其偏见”,更有徐灵胎著《医贯砭》,斥之为妖书,说赵养葵是“率而入魔道”的始起人。将赵养葵之学划属薛己、张景岳诸人的温补学派,可堪达于理解,但说其学是“合二张”而成,直是消解了这位江湖状元在理论上造妙创新的切要。
自《内经》奠基中医学理论体系以后,就期待对五行的突破,道家论脑,直到明代李时珍才被重视起来。宋明理学厚论太极,朱熹论及人人各有一太极。医学家循太极的思路,营构了数种模拟太极的藏象,以图在应五行的五脏之上,有一个更高层次的“脏”,遂开发《难经》的命门。均是依朱熹《周易正义》阴阳鱼太极图的思绪引伸,主要有张景岳的水火命门、孙一奎的动气命门和赵养葵的真主命门。比真主命门“乃一身之太极,无形可见,两肾之中是其安宅”,以“命门之火”为人身之动力之源,又含真水,其水火不离相济,是五脏生机所系,五脏生克制化根系于此,又以五脏各有水火,把水火之论发展为五水五火。此论对人体生长、发育、活动有更深入的阐释,有临床和养生的实践价值。特别是以真阴真阳的盛衰立论,为一些病的辨证论治提供了新思路,对命门火衰的证候尤为突出。除《医贯》外,他还著有《内经钞》《素问钞》《经络考》《正脉论》《二体一例》等。他晚年所著妇科专书《邯郸遗稿》是他故去后,其子赵贞整理成书的。后世尊从他学说的有高鼓峰、吕留良、董废翁等人。吕留良对他的理论评曰:“赵氏所言皆穷源返本之论,拨乱救弊之功甚大。”可谓中的肯切。
本草状元 吴其濬
本草状元吴其濬(1789年~1847年),河南固始人,自瀹斋,别号“雩娄农”(固始的农夫)。初以举人纳赀为内阁中书,嘉庆二十二年(1817年)为丁丑科状元,授翰林院编修,后充广东乡试主考官、实录馆纂修官、日讲起居注官、《玉牒》馆副总裁等,还曾任鸿胪寺卿、兵部侍郎、礼部侍郎、户部侍郎及内阁学士等京官,又在地方任湖北、江西学政、湖南、湖北、云南、贵州、福建、山西等地巡抚和湖广、云贵总督等职。官历了大半个中国,也为他研究本草提供了条件。他参考了800余种医药文献,广泛访问调查,组织人力搜集标本,自己也深入山区,亲访药农、草医、牧童,历时七载,完成了《植物名实图考长编》及《植物名实图考》。这是继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,赵学敏《本草纲目拾遗》之后的本草方面的不朽著作。1919年该书出版后,欧美及日本学者競相购买,日本牧野氏著《日本植物图鉴》,国人裴鉴、周太炎二氏所编《中国药用植物志》,均以是书为主要参考资料。此书着重植物资源、药名异同考证和性味辨识,纠正了一些本草书的错误,绘图精美,细致逼真,被誉为“包孕万有,独出冠时”。也彰显了他的治学特点:一是严谨笃实,事实就是。二是不泥成规取进化的观念,认为天地生物也是日出不穷的变化的。三是治学从第一手资料从实物出发,先有《长编》后成《图考》,以“耳治目验”者为据,这在乾嘉朴学大盛之际,是“特开生面”(陆应谷序)之举。除此二书外,吴氏尚有《弹谱》《弹弓新编》《滇南矿产图略》《念余阁诗抄》《军政辑要录》等。其为官,以勤于政务、体恤民情,提倡法制,严捕烟(鸦片)贩,洁己奉公,有“清勤”之称,道光皇帝赞他“学优守洁,办事认真”,加恩赏太子太保衔。
赌状元 邱芍药
赌状元邱芍药者,姓邱名川,约清末民初上海高行名医,以擅用芍药见称。历代中医医林,每有以擅用一药而得浑号者,如刘完素弟子中有穆大黄,张景岳号为张熟地,近代上海徐小圃为徐麻黄,曾治愈胡适糖尿病的陆仲安的陆黄芪等,至于擅用附子而见称的就更多,如郑钦安称郑附子,祝味菊称祝附子,吴佩衡称吴附子等等。此立赌状元,应是以赌博之豪而名,称邱芍药乃是其父邱作林的浑名为他所继承之故。父子二人均无著作传世,也不载于方志,幸得在《上海历代竹枝词》中,有曹瑛《高行竹枝词》中记有一首曰:“芍药名医赌状元,一门技术总称尊。从来盛极难为继,恐少奇才作后昆。”注云:作林邱公,高镇之良医也,爱用芍药,人称邱芍药,其子名川,人称为赌状元,人已无嗣矣。
随驾状元 陆润痒

随驾状元陆润痒(1841年~1915年),是晚清名医陆九芝的儿子。清同治十三年(1874年)甲戊科状元。字风石。善书法绘画,医从家学。先世以儒显,皆通医。九芝也诸生,太平天国时避居上海青浦业医,治愈上海县令刘泰康结胸症而医名大震。倡大运气之说,力主伤寒统温病,说“首先犯肺逆传心包”是阳明病,以朴学功底解《内经》难字及意义,著《世补斋医书》。陆润痒未及第以前,为其父著书录文删改,九芝终不惬意。陆润痒始授翰林修撰。光绪以后数充乡试考官,曾入值南书房,为日讲起居注官、侍读后任山东学政、国子监祭酒、内阁学士兼工部侍郎。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慈禧光绪蒙尘西安时,陆润痒授礼部侍郎随驾西行。清王朝最后四年中,他历任工部尚书兼顺天府府尹、吏部尚书兼参政大臣、体仁阁大学士、东阁大学士、弼德院院长,入值毓庆宫,充溥仪师傅兼顾问大臣。辛亥革命后仍留毓庆宫。陆润痒的医事活动有二,一是曾掌管京师官医局,二是入内阁后掌内务府,带领御医为光绪、慈禧请脉,处方上有他的钤章才能投药。
人参状元 翁同龢
翁同龢(1830年~1904年),清咸丰六年(1856年)丙辰科状元。在富赡的翁家藏书中,医书很多,翁同龢读过的医书,在《翁同龢日记》都有记载。《日记》中还记载他以“二阳之病发心脾”讨论光绪的病情。但他并非医林中人,称他“人参状元”,是因他在殿试中,巧用人参为兴奋剂以助阵,夺得状元由此传名。
翁同龢字声甫,号叔平,又号瓶生,晚号松禅老人,江苏常熟人。为大学士翁心存第三子,安徽巡抚翁同书、湖北巡抚翁同爵之弟。自幼一意功名,以诸生入京,拔贡后中举,习作八股,在书法上自成一家。主习楷书,时值祁春圃一派提倡黑大圆光盛行之际,他参进一些碑帖笔意,以欧阳询体为骨,以颜真卿字为靣,每多临写钱南园,又旁涉草书、庙堂碑及米芾、董其昌等人的字帖。1856年会试中试后参加殿试。
这一科参加殿试的贡士中,尚有孙毓汶者也极具競争力。孙毓汶字莱山,山东济宁人。孙毓汶是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甲辰科状元孙毓溎之弟,是协办大学士孙毓庭之孙,浙江巡抚孙善宝之侄,父亲是户部尚书孙瑞珍。也系由秀才而贡生而乡试中式,书法崇翁方纲,参以董其昌、赵孟頫笔意,冠绝一时。殿试殊重书法。在诸贡士中,他二人书法为上乘,他人莫属。在态势上都夺魁心切,一个想独占鳌头誉父子状元;一个急荣登榜首,成为状元兄弟以流传科名佳话。两家久为世交对这场殿试彼此较劲,心照不宣。
殿试之前,贡士住所如离殿廷稍远者,每多投宿或借宿朝门附近,以便翌日清晨进入隆宗门。翁家住得较远,而孙家宅第在皇城附近。孙家以此设计了一个计谋:以通家之谊,延请翁同龢殿试前夕到孙家吃夜饭,留住一宿,第二天清晨去赴试。翁同龢应约而至,孙毓汶的父亲孙瑞珍,以父执之谊殷勤款待,劝酒畅谈,饭后又邀请到书斋,不厌其详地指点殿试规则,直到翁同龢已疲乏困倦,主人才令其就寝。此时之前的孙毓汶,早在席散之前就到安静的房间睡觉了。翁同龢和衣而卧后,又听庭前爆竹声大作,持续不断,终夕未眠,以困顿衰疲之身参加殿试。

殿试场面与贡院的会试大不相同,会试有桌板坐着行卷,殿试只铺在地上,俯优而写,大卷子誊写对策,得算好行格和字数,多字少字都非臻善,满格卷面才夺魁有望。此际翁同龢心身难受以极,忽然想到临来时他父亲给他带来两枝老山参放在卷袋里,他便找出来折下半枝,含入口中咀嚼咽下,顿觉神志焕发,精力充沛,他便振笔直书,一气挥毫,如期交卷。胪传前夕,翁同龢与孙毓汶的卷子都在前十名之内。放榜后,翁同龢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,孙毓汶为第二名榜眼,授翰林院编修。这一抢元夺魁的故事也堪为科举中的传奇,知事者以此呼翁同龢为“人参状元”。翁同龢为官曾任多职,任过户部侍郎与户部尚书,中日甲午海战遭败绩后,有人用对联讽刺李鸿章也捎带了他,联曰:“宰相合肥(李鸿章合肥人)天下瘦,司农常熟(户部司农翁同龢常熟人)世间荒。”翁同龢还曾先后为同治、光绪之师,又有“两代帝师”之称。 (责任编辑:成明)
相关文章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